凤凰彩票注册

当前位置: 东星资源网 > 作文大全 > 优美的段落 > 正文

秋天组诗 在秋天(组诗)

时间:2019-02-18 来源:东星资源网 本文已影响 手机版

  秋风轻了      秋风很轻地吹过村庄,比大地轻   比父亲的咳嗽轻,比米厂码头成堆的米包轻   比十几亩的稻谷轻,比最后一片落叶轻   秋风轻了,生活还是很重
  在季节的每个关节,在收割来临之前
  无法停止摆动、疯长
  越长就越重,也就在那一刻
  秋风轻成刀片,针锥
  从父亲的肺部刮,到眼神、检验单、手术室门
   口
  
  秋风轻了,不用带着恐慌、胆怯
  寻找医院门口,那一声轻唤
  要求
  灯光被黑夜折断,挣扎在窗台
  房间越亮,夜就越黑
  阳台的方向,是以前的碾场
  
  脱;,掩盖父母的喘息
  那盏二千瓦的灯,是黑夜的伤口
  一群飞虫在啄食时间的腐肉
  
  水泥地,让稻谷感觉新奇与自由
  继而,如稻草
  慢慢爬高,积聚炊烟的长度
  
  父亲放下扁担,点根烟
  母亲剥下鼻口的花布,喝水
  这些要求在这个夜,得到满足
  又咳了
  最好扛米包的速度和呼气一样快
  最好喷出的吐沫比竹签还要多
  
  又咳了,回家的路上
  没有路灯,可以咳响点,咳多点
  到家就不要咳了,喝壶老酒,嚼嚼油炒老蚕
   豆
  蘸点酒给孩子,要笑,灿烂过孩子的脸
  
  又咳了,在医院里
  恐惧的眼神,失去对光阴的知觉
  咳出一把锤子,一根钢锯
  敲打、割据着那年秋天
  
  又咳了,在厨房里
  油烟带着色、香、味
  和滚烫的生活,飘忽起来
  双手不停地翻炒,比时光具有节奏
  树倒了还是柴
  斧子不是很锋利,像这个下午的时间
  狠狠地劈下去, 再横着一下
  折断成火焰,燃烧时光
  
  两年前,父亲就像一根废弃的木头
  在病床上,被针、药、医疗仪器劈开积聚的
  黑暗与苍白
  一棵倒塌的树,如何再乘凉与攀爬
  秋风,把诊断报告吹成刀刃
  
  开水炉在熊熊燃烧,父亲呆呆地看着
  排列整齐的热水瓶
  是想起了稻田、米厂码头,还是未放学的孙子
  还是一杯热腾腾的生命之水

标签:秋天 组诗

凤凰彩票注册